揭秘帕伊提提:《古墓丽影:暗影》中的失落黄金城

消消乐
新浪游戏正文页

揭秘帕伊提提:《古墓丽影:暗影》中的失落黄金城

2018-09-14 17:21 游民星空

1

  自诞生之日起,劳拉的脚步便注定要遍及世界。粉色的鱼、戴着银冠的山脉……顺着这些线索,劳拉来到秘鲁,闯进了传说中的“隐秘之城”帕伊提提——这里蕴藏着挫败圣三一计划的关键。同时,劳拉此行也是为了弥补之前犯下的过错:在墨西哥探险期间,她触发了玛雅人的末日预言,只有在帕伊提提,她才能挽回一切。

  在最初的隔阂之后,当地人逐渐展现出了友好的一面,更有趣的是,这座城市中,居民的生活方式和数百年前如出一辙,甚至找不到现代文明的痕迹。

  这些都难免让人联想起了《桃花源记》中的叙述。如果陶渊明笔下的秘境真的存在于异国,那么,帕伊提提也许是最近似的存在。


《古墓丽影:暗影》中的帕伊提提,它是游戏中劳拉将探访的第三个区域

  对国内玩家来说,帕伊提提也许是陌生的,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把相关传说与历史事件结合在一起。这些历史事件之一是1492年哥伦布发现美洲,此后,殖民者不断涌入新大陆,尽管这些殖民者的身份各异,但动机却大多是相同的:这就是寻找黄金。

  西班牙冒险家弗朗西斯科·皮萨罗就是其中之一,1531年,他率领一支不到200人的探险队乘船进入了南美,虽然他的部下数量不多,但都是经历过战火考验的老兵,不仅如此,他们还全副武装,并携带了火枪和火炮,而他们的敌人——印第安人则只拥有石制武器。


弗朗西斯科·皮萨罗

  在秘鲁沿海,一个繁盛的国家横亘在了他们眼前,它就是印加帝国,其疆域大致在今日的秘鲁、玻利维亚和智利一带。凭借发达的农业和畅通的道路网络,印加皇帝曾游刃有余地统治着整个帝国,同时,这个帝国还拥有近1000万居民,国库中贮藏着不计其数的黄金。


全盛时期的印加帝国版图


印加人在山区修筑的梯田,它们也是这个国家社会组织体系的绝佳展现

  但当欧洲殖民者到来时,印加帝国的力量已被严重削弱。在上一位国王去世时,他曾下令把国家平分给自己的两个儿子,但此举却引发了内战。最终,老国王的长子阿塔瓦尔帕获得了胜利,就在他率军南下、准备进入首都库斯科期间,一群奇怪的客人拜访了他:他们皮肤白皙,队伍中还有许多四条腿的人,就像是人与野兽的混合体。

  这些神秘来客正是皮萨罗的手下,其中四条腿的“人”是骑兵,直到不久之后,印加人才恍然大悟:原来他们和胯下的战马是可以分离的。

  对这些来访者,印加人倍感惊骇。随后发生的情况雄辩地证明了一则战场铁律:只要思维缜密、行动大胆,一支装备精良的小分队完全可以创造奇迹。接见仪式上,西班牙人冲向皇帝的肩舆,一举将其俘获。尽管后者交出了18吨黄金和白银,还皈依了基督教——但这是没有用的,他还是被西班牙人推上了绞刑台。


油画:皮萨罗劫持印加皇帝

  但一场持久战才刚刚开始。更多印加人退入了深山,与殖民者展开了游击战。在此期间,他们带走了了大笔财宝,为运输这些财物,他们征调了数万头羊驼、数千名民夫,还有当时首都周围的全部士兵。

  印加人之所以兴师动众,是因为这些财宝的数量极为庞大,甚至令全欧洲的国库望尘莫及。其精美程度也令人瞠目,其中有一株黄金玉米,它和真实的植物一样高,上面结满了沉甸甸的、黄金铸成的玉米棒;其中还有数以千计的神像、挂坠、首饰,它们都由最好的工匠打造而成,甚至14位皇帝的黄金灵柩也在其中,它们都镶满了宝石,并由最可靠的人员一路护送进了群山。


保存至今的印加金器,据说在数量和精美程度上,转移走的金器较它们有过之而无不及

  不难想见殖民者们的反应,接下来10多年,探险队闻风而至。但他们明显低估了当地环境的恶劣程度:一踏进丛林,这些人便陷入了原住民和蒙受的持续攻击,或是染上了无以名状的热带病。另外,他们还经历了粮食短缺,在绝望中,他们只能吃掉昆虫、草根、马鞍上的皮革,期间甚至还爆发过吃人事件。


云遮雾绕的山地雨林地区,当地的环境成了寻宝者的梦魇

  但在黄金的诱惑下,探险家们还是纷至沓来,一位西班牙教士对此略带讽刺地写道:“我相信,哪怕是上天堂,都无法令他们停止追逐黄金。”

  这些冒险活动让印第安人遭遇了灭顶之灾,他们要么沦为苦力,要么只能在任由后者洗劫。当时,这种做法也遭到了部分西班牙人的反对,由于残酷行径影响了传教,来自教会的抗议尤其强烈。


对原住民滥施酷刑的西班牙殖民者

  随后一段时间,为缓和同原住民的关系,西班牙政府一度禁止了武装探险。但随着禁令在1559年取消、探险者又蜂拥而来,但问题在于,印加财宝的去向此时已经清晰起来,至于殖民者则注定要与其失之交臂。

  过去20多年、寻宝者不断涌来的同时,一场战争也在美洲内陆打响。在1530年代中后期,殖民者也多次进入内陆,试图剿灭印加帝国的残余势力。

  虽然印加人表现英勇,但在装备和组织上,他们还是难以与欧洲人抗衡。在兵败之际,他们将所有财宝抛下火山口、悬崖或是湖底,即使在被俘之后,他们仍拒绝透露这批宝藏的下落,最终被恼羞成怒的西班牙人处决。


负责销毁财宝的印加将军卢米尼亚维——他在今天的秘鲁被奉为民族英雄

  除此以外,还有一批王室成员继续向东撤退,在安第斯山脉深处的比尔卡班巴落脚,在当地,他们继续抵抗到1572年。

  虽然此时,获得印加珍宝的概率已微乎其微,但谣言却不断滋生,而“帕伊提提”就是诸多产品之一。它最早出现于1580年代的一些信函中,其中宣称,印加人销毁宝藏不过是一个幌子,比尔卡班巴也不是他们最后的一处据点。据说,群山中还有一座叫帕伊吉金(Paikikin)的城市,它才是印加人的最终堡垒。

  在口耳相传中,西班牙人根据自己的语言习惯,将帕伊吉金讹称为“大帕伊提提(Gran Paititi)”,它也成了《古墓丽影》中“隐秘之城”在传说上的根源。


一份由当时寻宝者绘制的帕伊提提地图

  其中一个代表,是耶稣会士安德里亚·洛佩兹(Andrea Lopez)的记录,其中宣称印加皇室仍统治着帕伊提提,另外,这座城市还无比富有,连居民的衣服上都缀满了金银制成的饰品。

  同时,洛佩兹还提到,这座城市还是印加国王灵柩的停放地,它坐落在雨林深处,周围有许多瀑布环绕,虽然没有指出具体位置,但他却强调说,自己得到的消息“非常可靠”。

  从16世纪末开始,欧洲的探险家逐渐将目光从“消失的印加宝藏”转向了帕伊提提本身。在这些寻宝者当中,最有名的莫过于英国的沃尔特·雷利爵士。

  对于年过40的雷利来说,他曾有过辉煌的过去。他当过女王伊丽莎白一世的朝臣,还是海盗、殖民地总督和诗人,但不久之后,一场风流韵事却令他名誉扫地,在这种情况下,他将寻找帕伊提提当成了挽回名声的关键。


瓦尔特·雷利爵士

  在早年指挥海盗船期间,雷利便从西班牙俘虏口中得知过这座黄金城。但他认定帕伊提提不在秘鲁东部,而是在今天哥伦比亚和委内瑞拉的内陆地区。在偏执的驱动下,雷利用几个月的时间从大西洋河口逆流而上,试图寻找这片到处是黄金的土地。

  毫不奇怪,整个行动充满了艰险,而且一行人收获甚微。雷利甚至直言不讳地写道:“没有一座英国监狱能在单调和荒凉程度上与当地媲美。”在几经搜索之后,他们只在当地发现了一些矿石,随后便空手而归。

  但对雷利来说,这些已经足够,回国后,他立刻根据传说炮制了一本书,当中大肆宣扬了这个黄金国的富庶。他在其中添油加醋地描述说,这个城市的国王和人民“全身涂满金粉”,甚至比墨西哥和秘鲁的城市都更为富裕。


雷利在书中绘制的帕伊提提位置图,他认定自己要找的黄金城位于奥里科诺河上游

  但英国政府不为所动,后来,随着信仰天主教的国王詹姆斯一世即位,官方对西班牙态度也开始转变,以前各种骚扰西班牙殖民地的做法现在成了违法行径——后来,前半生几乎都在与西班牙人作战的雷利也被诬陷为“叛国”,并在监狱中被囚禁了12年。

  但雷利并没有放弃,获释后不久,已经64岁的他设法组织了一支1000人的远征队。但他的手下显然没有只关注帕伊提提,还顺路摧毁了一个西班牙定居点,于是,雷利又再次面临叛国指控。也许是预感到了自己难逃一死,他登上了回国的船只,并坦然接受了死刑。直到生命最后,他都保持着绅士风度,他的遗言是:“死亡是一件能治愈一切创伤的事情。”


奥里科诺河河口,雷利曾不止一次从当地逆流而上

  虽然雷利的尝试失败了,但在随后100多年里,“帕伊提提”的传说还是不胫而走,不仅如此,其内容也愈发离奇。1681年,耶稣会传教士弗莱伊·卢塞洛(Fray Lucero)曾在秘鲁东北部山区传教时得到了一条情报——帕伊提提就在库斯科以东的山林深处。

  卢塞洛写道:“帕伊提提有许多留着胡子的‘白色印第安人’,按照土著人的说法,他们的国家叫‘库尔维罗斯’(Curveros),首领居住的地方则被称为‘白色王宫’,他属下有40000名臣民。

  在1533年、皮萨罗率领征服者赶来前,他们的祖先带领大量财宝躲进了深山,虽然西班牙人接踵而至,他们却在密林中发生内讧,随后被印加人逐一杀死。我本人看到过来自这个神秘国家的金盘、半月形首饰和金耳环。据说,在征服秘鲁100年多后,这座城市仍在运转。”

  另一个宣称知道帕伊提提下落的是佩德罗·博霍尔斯(Pedro Bohorques)——一名江湖骗子和前西班牙士兵。在1659年退役之后,博霍尔斯改名为唐·佩德罗·印加(Don Pedro el Inca),并宣称自己是印加皇室后裔,不仅如此,他还带着亲信前往库斯科东南的山区,将10000名印第安人纳为自己的臣民。

  这种做法也许只是一个幻想家的异想天开之举,但按照另外一些说法,此举背后有着更复杂的动机——博霍尔斯希望借用印加皇室的声望,来帮助自己找到帕伊提提。


插画:自封为印加皇帝的佩德罗·博霍尔斯

  事实上,他确实这么做了,“登基”后不久,他便将许多部下派往了深山:他还希望用这笔宝藏建立一个帝国,并将西班牙权贵赶出南美。

  不久之后,殖民政府的清剿部队也闻风而至,但被捕后的博霍尔斯仍对生还抱有一线希望,因为他知道,与惩治自己相比,西班牙人对财宝更感兴趣。在临死前,他向政府表示,如果自己获得赦免,就会透露帕伊提提的位置,但此举没有成功,于是,他将这个所谓的“秘密”带上了绞刑架——1667年,博霍尔斯被殖民当局处决。

  进入18-19世纪,探索帕伊提提的行动转入了低谷期,这不只是因为频繁的挫败足以打消冒险者们的幻想,更重要的是,随着时间流逝,人们逐渐认识到,“帕伊提提”终究来自于谣传,它的传播则和寻宝者们急于为自己的事业正名有关。另外,尽管描述有声有色,但其中有价值的信息却很少,大部分都是之前“黄金城”传说的翻版。

  认清这一切之后,传说的魅力当然会减退。不仅如此,一系列大事件也转移了人们的注意力,其中之一是拉美独立,革命带来了混乱,探险在这片动荡大陆上成了侈谈;另外一个因素也许是工业革命,它带来了更多新的致富机会,其魅力也远远超过了寻找“黄金之地”。

  直到20世纪,人们才重新将目光对准了帕伊提提,当然,这时人们的动机已不仅是发现宝藏,相反,它更多是出于学术角度。事实上,和帕伊提提联系在一起的不只有珍宝,同时,它还是印加皇帝木乃伊的最终归宿,从某种意义上说,它实际是印加文明的终焉之地:如果人类想了解这个文明的全貌,就需要通过发现帕伊提提来洞悉其中最重要的环节——简而言之,谁发现了它,就等于摘取了南美考古的桂冠。

  各种新技术更是令整个工作出现了转机。在大约1970年代,人们开始利用卫星照片,在安第斯山脉和亚马逊雨林中寻找蛛丝马迹。

  其中一个代表是法国探险家蒂埃里·雅明(Thierry Jamin)。

  1975年之后,贾明从科研机构收集了大量的卫星照片,通过判读,他在一座名叫下潘提亚科拉(Sierra Baja du Pantiacolla)的山脉附近发现了20座“金字塔”,它们分为两排,呈明显的南北走向,每座金字塔的周长都在600-800米。


雅明在卫星照片上找到的金字塔群,他相信这些金字塔群属于帕伊提提

  雅明相信,如此大规模的建筑只可能属于帕伊提提,但由于地形险峻,土著居民作风凶悍,许多学者和探险家都未能成行,甚至是一去不返。

  1970年代末,受贾明发现的鼓舞,记者罗伯特·尼克尔斯(Robert Nichols)和两名法国人试图前往卫星照片所示的区域,但随后音讯全无,直到后来,一名日本探险家——关野吉晴才从当地人处得知,他们已经全部遇害。


日本探险家关野吉晴——香港的凤凰卫视曾播出过关于他探险生涯的纪录片

  按照当地人的说法,在探险队逗留期间,一名成员和当地妇女发生了不正当关系,导致3人全部被杀。不仅如此,关野吉晴还拍摄了3人的遗物,以及部分涉事村民的照片。

  此后很长时间,搜索“金字塔群”的行动暂时陷入沉寂,但在2000年之后,随着互联网、GPS和卫星通讯的普及,考古学家们又将目光投向了这片土地。

  2001年、终于有一支22人的考古工作队成功踏足当地:其中,担任领队的是法国-秘鲁籍探险家赫伯特·卡塔赫纳(Herbert Cartagena),在1979年,他曾在类似的山区中发现了一座荒芜的印加定居点。它后来被称为玛梅里亚(Mameria),500多年前,印加人曾在这里种植古柯(这是一种有精神刺激作用的植物),并将其供应给低海拔地区。


卡特赫纳探险队的一名成员在玛梅里亚定居点的雕刻前

  虽然在规模上,玛梅里亚无法和传说中的帕伊提提相提并论,但它却昭示了一个事实,人们低估了印加帝国对安第斯山区的开发程度——因为在遗址附近,卡塔赫纳还发现了许多条荒废的道路,它表明,玛梅里亚很可能是一个村镇群的组成部分,换言之,当地的基础设施也许足以支持帕伊提提的存在。

  这一切都点燃了他的热情。但探索的结果却让人颇为失望,他们发现,金字塔地貌更像是自然风化的产物。不过,队员们还是发现了一些施工和雕刻的痕迹,这些都表明,印加人曾试图按照自己的意志改造整个地区。

  按照当地部落的传说,这些“金字塔”是古人的避难所。而且这些古人很不寻常:因为他们使用的工具全部是贵重物品。至于他们后来去了哪里,没有人清楚。有人猜测,这些金字塔所在的区域,很可能是一座临时立足点,至于帕伊提提可能还在东面更荒凉的地区。


金比里地区的山地要塞航拍图,有人宣称这里就是帕伊提提的原型

  后来,更多的探险队展开了搜索,在2008年1月,美国《国家地理》杂志甚至宣称,帕伊提提的位置“可能”已被确定:在库斯科西北的金比里(Kimbiri)地区,考古学家们发现了一座位于崇山峻岭间的“城市”,它占地约40000平方米,有精心雕刻的石制建筑,除了没有宝藏之外,它和传说中“帕伊提提”很是接近。

  但这是否意味着,谜团真的迎刃而解了呢?

  秘鲁政府人员表示:“现在做出明确的判断还为时过早。”

  但一些考古人员和冒险家们有着乐观的看法:“证明帕伊提提的存在只是个时间问题”。

  虽然争论仍在继续,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:如果帕伊提提是真实的,它必然将成为21世纪最辉煌的考古发现。总之,在南美的群山和雨林深处,仍有许多秘密等待着像劳拉一样的探险者,当然,他们携带的并不是砍刀和弓箭,而是GPS、无人机和遥感设备——在考古学家的世界,它们是更有威力的探险手段。

专栏征稿——点击参与!

热门评论 发表评论
查看更多评论(1)

推荐阅读

热门工具

返回顶部

微信扫描打开APP下载链接提示代码优化×